青岛新闻网财经

联系我们:0532-68873567

诸多技术分析,将退出历史舞台

2160人阅读

    导语:有位前辈说过,市场就象迷宫,进去后想出来非常困难。有人在里面折腾了半辈子,到头来仍是门外汉。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人们深陷盘丝洞而无法自拔?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形形色色的技术分析。今天就在根子上剖析一下技术分析,希望能帮到专业投资者(包括股票、期货、外汇等)。愿望是好的,但《证券交易行为学》仍无法叫醒任何一个装睡的人———

先谈谈经典的技术分析。《证券交易行为学》(闵庆华著)认为,不管证明还是证伪,都应该在三大假设方面寻找突破口。真理相信数据和逻辑,但不会相信传说或故事。
市场行为包容消化一切、价格以趋势方式演变、历史会重演,共同组成了三大假设。其中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市场运动的趋势属性。只要把趋势性进行了有效的证明或证伪,那么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对“历史重演”进行论证。至于第一条——市场行为包容一切,根本就不需要论证,因为不管它能否包容一切,对价格的预测都没有实际意义。价格的运动是未来的事情,迄今为止的价格运动只能包容(姑且认为“能包容”)过去和现在是事情以及人们的既有预期,而无法包容将来的事情。
所谓“趋势性”,就是指市场总有一种朝着某个方向持续运动的性质;如果出现了“拐点”,它将沿相反的方向持续运动。虽然何时产生拐点难以琢磨,但这种性质是“存在”的。
趋势性的本质特征是“方向的传递性”。具体包括两个方面:时间延展性和价格单元的传递性。即:如果市场朝某个方向运行了较长时间,接下来继续顺向运动的概率就较高;如果行情在某一时间单元内相对于上一时间单元显著涨(或跌)了,那么下一时间单元相对于本时间单元继续上涨(或下跌)的概率就比较高。打个比方:就像人走路,如果他一直向北走,那么下一步继续向北走的概率就比较高;突然转过身来——朝南迈了一大步,那么下一步朝南走的概率就比较高。反之亦然。
时间的延展性证伪。对A股以及道琼斯等国际性指数的历史数据进行严格统计,结果显示(考虑版权保护,数据暂不公开):不管市场在某个方向上持续运动了多少天,下一个交易日在此方向上继续运动的概率都是50%。
价格单元的传递性证伪。大数据同样显示:若第N天对于第N-1天是上涨的,那么第N+1天相对于第N天上涨的概率也是50%。
如果趋势假设成立的话,上述两个统计结果都不应该是这样的。但事实却令人遗憾。即是说,市场在下一个时间单元内的运动方向(涨或跌)与趋势性(及其拐点)没有任何正相关或负相关。

彩票佐证。研究发现,市场价格运行与彩票号码球的开出有惊人的相似。
福利彩票3D游戏中,百位十位个位各有10个号码(从0到9)球,经充分搅动后,每个位置只有一个号码球蹦出。可见每个位置上任何一个号码球的蹦出概率都是十分之一;那么某一个位置上(例如百位)任意五个号码球中有一个蹦出的概率就是50%。
对于概率为50%的随机事件,把“发生”标记为1,把“不发生”标记为-1。与之对应,取随机数0到0.1(A股的涨跌停板幅度是10%)中的任何一个。把当期的标记符号(1或者-1)与该随机数相乘,就得到一个积。以此类推,最后把“积”按照时间顺序累加起来。然后再用EXCEL做成连线图(详见下图)。
结果发现,这个图的波动带有明显的“趋势性”。与市场的趋势性如出一辙,并且关于趋势的任何分析指标都适用。明明是随机发生的事情,在图上却显示出非常明显的“趋势性”。如果利用这种趋势性去预测随机事件,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这在另一个侧面说明,市场的趋势属性值得严重怀疑甚至否定。它的趋势性,很大程度上是巧合的结果;它是涨跌的随机性与涨跌幅度的随机性共同作用的产物。即使彩票不能直接证明市场的伪趋势性,那么至少也能证明:趋势思维是不可靠的。以下几幅图,你能分辨出哪个是股票的哪个是彩票的吗?
市场的趋势属性完全是人们一厢情愿的结果,是眼睛欺骗了自己。
市场的运行不是线性的(“有轨迹”),它毫无方向可言,绝对不象一条蛇或者一辆车,武断地认为:转头了,就会朝着新的方向运动;或者没有转头,它将继续按原方向前进。它没有轨迹、没有步伐,只是一些不连续的点。所有的轨迹和步伐都是人们“连线”的结果和视觉的假相。就象电影,人眼看到的是连续的画面,但那其实是“视觉暂留”的结果——是无数离散的静止画面留下的幻觉。
既然趋势不存在,那么市场的顶或者底存在么?答案同样是否定的。如果顶底存在的话,价格在涨跌方面的传递性,相对于趋势性就会存在逆差。即:折返现象的发生概率要高于50%,因为顶底与趋势是相反的。但在严格的统计中,没有发现这种现象(前文的数据已经证明)。
趋势和顶底观念相互矛盾又相辅相成的,趋势不存在,顶底自然也就不存在。尽管市场不可能永远地涨或者跌下去,但谁又知道它到底什么时候会发生大“转折”呢?即便事后看来的确发生了大转折,但谁又能证明这是顶底的力量使然呢?顶底就象趋势或拐点一样,同样是伪概念、伪命题。无数事实也证明:抄底摸顶者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在投机实践中,顺势交易者和抄底摸顶者其实都犯了同样的错误———他们的脑子里都根植了“趋势”属性——只不过前者认为趋势还将继续,而后者认为趋势已经反转。两者之间其实没有本质的区别。
面对市场,必须颠覆传统的线性思维;简单地认为,趋势的方向已经改变或者没有改变都是极其有害的。实践证明,一味迷信趋势的交易者,几乎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到趋势的延展和逆转上,从而忽视了正确的交易原则,把心态和交易搞得一团糟。

历史真的会重演吗?经典理论的第三大假设就是“历史重演”。这是愚蠢的。
历史的自变量是“时间”。前文已经论述,市场价格不管在某个方向上持续运动了多少天,在下一个交易日里涨跌的概率都是50%。这就充分说明,价格的运动并不是时间的函数。如此这般,“重演”何来?如果市场的运动没有模式可言,那么“重”的内容又是什么呢?这是严重的“想当然”。
《证券交易行为学》(闵庆华著)认为,重复的前提条件是封闭的环境和相同的起点。市场或者宇宙的封闭环境和相同起点又是什么呢?严格来讲,我们根本无法定义宇宙和市场的演绎方式,既不能说它“重复”也不能说它“不重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不知道”。
人类对市场和宇宙的认知能力仅仅局限于某个区域或者某个时间段。我们应该在广义的“不知道”中去寻找侠义的“知道”,抓住有根据的暂时性的规律去指导自己的生存活动和交易活动。

简析某些经典理论。道氏、波浪、江恩等理论差不多已经盛传了100多年,其核心基础就是市场的趋势属性和历史重演。波浪理论中,浪形的划分基础就是趋势思维,如果没有趋势性,哪里又会有什么波呢?江恩认为市场中有一种神秘的平衡力量,使得价格进行周而复始的波动(重演)。值得注意的是,波浪理论和江恩理论还重点提及了时间要素,来预测价格波动的周期。信徒们利用斐波那契数列、黄金分割等数字来描述“时间波”,完全是牵强附会的结果。没有丝毫的数据或逻辑支撑。
江恩曾经说过:“时间因素与价格因素是相互和谐的,依照两者之间的关系,我能知道特定时间中的特定价位。也就是说,我会知道多少的时间后会到达什么样的价格或到达某一价格至少需要的时间会是多少。其实知道相对的拐点是很初级的东西,预先几个月甚至一年判定趋势转折的具体性质和转折力度才是我的精髓。这些将是我的秘密,或者说还不是时候将她公开,不过在适当的时候将会由其他的人传播或推动我的方法,即使是这样也只会有少数人能熟悉并接受她”。诸如此类的言论显然是在故弄玄虚,几乎把后辈们搞得精神错乱。
《证券交易行为学》(闵庆华著)认为,论证经典技术理论的荒谬性,比论证其正确性还要困难十倍;因为它们都有马后炮存在。也有很多人对趋势理论持有怀疑甚至否定的态度,但没有找出突破口利用数据和逻辑来论证之。诚为憾事。

K线组合和形态学。日本蜡烛图是这方面的代表,缠论等与之也有较大的类似。只不过格局大小不同而已,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对某些组合或者形态定性,来预测后市的方向。
时间要素是形态或K线组合的基础(例如白三兵就是最近三日来的K线组成的)。只要证明了时间要素的随机性,那么其基础就不存在了。时间的随机性我们前文已经论述过了,不再重复。
还有一个证伪途径。如果能找到某一现象,与所有的K线组合或形态(或者其它因素)无关,而后市上涨的概率却与这一现象成正相关或负相关,那么就可以间接证明K线组合和形态学的无效性。在客观上来讲,“这一现象”是存在的。
另外,祝形态学也是经不起推敲的。严格说来,K线组合有无穷多个。单根或多根K线的特征(例如:带有比较长的上影线)以及诸K线的数量,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都能形成一个新的形态。这些无穷的形态,能做到完全分类吗?主观地将诸形态归类,是缺乏客观依据的,也是不科学的。
退一万步,即便主观的分类是完全的、严谨的,那么诸形态的成功率是多少?统计这种成功率的标准是什么?在多久、上涨或下跌多大幅度才算符合标准?

现代市场理论。随机漫步是现代市场理论的典型代表,它把“布朗运动”的物理现象套过来,说市场价格的运动是随机的。由于该理论也是一种假说,所以它对其他假说(尤其趋势假说和循环假说)根本无法做出严谨、服人的证伪或证实。
顶尖经济学家罗闻全曾经讲道:“最终,我认为市场并不遵循随机漫步理论的过程。随机漫步的观念过于理想化,但那并不是事情的真相。并且这个成果让我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的终身教授资格!”
可见,对趋势、循环等理论的否定,并不能树立随机漫步理论的正确性。另外,笔者也通过“势理论”对随机漫步理论进行了证伪。
概率论。通过对A股近6000期数据的统计分析发现,次日的收盘价相对于当日的收盘价,其涨跌幅度成非常规则、完美的正态分布(如下图所示)。正态分布的中轴线是0(即不涨不跌)。任何两个时间点价格波动数学期望值都是0.
种种严谨的数理统计表明,市场的涨跌是似乎是随机的。那么通过“概率”的方法能否找到市场预测的突破口呢?答案也是否定的。
概率论的某些实践。(1)回归期望值。如果盘中价格相对于某个(或某段)历史价格出现了“离谱”的偏差,我曾试图抓住它的回归期望值特性,进行做多或者做空。在某个价位开仓,当价格回归到理论值(即目标值)时平仓。结果很不理想:如果行为模式不出问题的话就是“不赚不赔”;否则,还会赔大钱。
(2)利用钟形曲线。通过钟形曲线可以看出,小波幅与大波幅之间的概率密度并不是简单的反比例关系。即:随着波幅的增大,概率密度缩小的速度明显大于前者的增大速度(尤其在钟形曲线的中段部位)。可以举例理解:波动3%的难度要明显大于波动1%的3倍难度。看来把盈亏比设置得小一些(例如1:3),应该可以赚钱。事实证明,不管把盈亏比是多少,也没有赚到钱。
(3)其他方法略述。

金融数学。以彭实戈院士为代表的数学家们发挥了天才般的想象,将数学领域里的某些成果移植到定价模型上。例如彭实戈的《倒向随机微分方程》就是典型的代表,但似乎也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突破。
《证券交易行为学》(闵庆华著)认为,数学家们在本领域的学术成就毋庸置疑,但这些成果在金融投机领域里的运用实在很牵强。因为,市场的运动无法用趋势性解释,同样也无法用随机性或概率论解释。数学成就再高,运用的环境不适合也是枉然。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的败局就是明证。

趋势论与概率论的共同点。《证券交易行为学》(闵庆华著)认为,这两种思维方式虽然相反,但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试图通过“已知”的规律(或错觉)来描述市场,并指导下一步的行为。偏信任何一种方式,都是失败的。
趋势论的“已知”是:人类对已知的历史行情的感性认识(或错觉)。概率论的“已知”是:在独立、封闭、一致的条件下重复某种行为,总会产生一定比例的结果。例如,在一个封闭的箱子里放了10个同样的球,一次只能摸出一个,那么任何一个球被摸出的概率就是十分之一。这是一种“知”。而市场和客观世界并不是在一个已知的、封闭的系统(或先决条件)之内,它完全按照无拘无束、无法预料的方式运行、演变。尽管数据统计表明,市场价格呈现出完美的正态分布,但绝不意味着市场遵循概率,概率特征只是它的即兴表演。就象一座山,所有的山峰和沟壑的高度统计下来,肯定符合正态分布(高斯统计过),但一个盲人能按照概率指导自己的行动么?能用概率来预测下一山峰或沟壑的高低尺度么? 说到家,市场的普遍规律是不存在的。请注意:这里说的是“普遍规律”。

技术指标。随着计算机和软件技术的飞速发展,人们发明了很多技术指标来预测市场价格的波动。包括均线系统、KDJ、MACD、布林等等,简直不计其数。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设置参数。此举注定了技术指标的滞后性。人们通过技术指标看到的结果基本都是马后炮。严格说来,这些指标并没有预测功能。
打个比方。K线就象人的身体,而各种指标就象影子,而参数就是光源。影子向来都是跟着身体移动的。与其根据影子来预测人体运动的方向,倒不如直接看身体更有效。
《证券交易行为学》(闵庆华著)认为,人们能够根据K线的运动来预测指标的变化,而不应该根据指标的变化来预测K线的运动。例如:最近几天K线上涨幅度较大,看来某两条均线很可能会形成金叉。这是对的。而不应该见到金叉就预测说“看来后市很可能会上涨”。
显然,人们利用主流的技术指标来预测行情,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严重缺乏科学性。因此,总是解释过去天衣无缝、预测未来漏洞百出。巴菲特曾经这样嘲笑某些基金经理:“他们总是看着倒车镜开车”。

其它技术流派就不一一分析了。值得说明的是,投机交易是一件非常特殊的活动,人性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具有预测功能的东西肯定是反人性的隐性的,也是普通技术手段或观察力所看不到的。不管是经典技术分析还是现代技术分析,都是千篇一律的“显性总结”,都犯了严重的经验主义错误。而经验主义,恰恰是人性的弱点。在这个意义上来讲,人类对投机游戏的探索几乎没有取得任何突破。只有极少数顶尖的大师(例如杰西.利弗摩尔),凭借超群的智慧和无与伦比的阅历触摸到了真理,但仍然没有能力将真理“显性化”、圆通化。例如:大师至少没有解决出场的问题、自己的很多观点也相互矛盾等等。

结束语。人们在任何一个领域里的探索,都不是为了肯定而肯定,也不是为了否定而否定。仅仅是为了揭示真理。此时笔者想起了一个故事,那就是“两个铁球同时落地”。亚里士多德的“重物先落地”观点曾经统治西方学术界2000多年。直到1590年的一天,年轻的伽利略登上比萨斜塔,让一个重10磅和一个重1磅的铁球同时自由下落………
随着社会生产力和人类文明的进步,金融活动的新时代开始了。人们应该有足够的承受力和接受能力,去迎接新未来。

以上文字来自闵庆华的所著《证券交易行为学》。版权所有,转载须注明出处。欢迎交流,球球谐音(两巴士幺幺司六伞灵)

1有价值
青岛新闻网理财师 | 青岛新闻网财经 | 青岛新闻网保险 | 官方微博 | 理财师入驻 |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青岛新闻网理财师仅提供平台对接功能,平台上所有理财师发布的观点均为其个人研究成果,仅供参考,用户须独立作出投资决策,风险自担;
理财师观点所涉及的任何投资品种,用户须充分了解其合规性,平台不作任何信用担保。
青岛新闻网